发表 10 天 前讲座, 在专辑中: 羞耻(共5篇)

01.安慰我的百姓_迈克尔·劳伦斯

  • 261
  • 0
  • 0
  • 0
  • 0
  • 0

羞耻总是隐藏的,所以它常常让我们措手不及。 有一个不信主的人来参加我的教会好几个月了。 他的穿著和谈吐都非常得体,也经常对我的讲道表示感谢。 但是我们先前的互动,一点也没有让我预备好面对他上次来我办公室找我谈的事情。

歌词

安慰我的百姓

编者注:这是《桌边谈》杂志:羞耻系列的第一章。

羞耻总是隐藏的,所以它常常让我们措手不及。有一个不信主的人来参加我的教会好几个月了。他的穿著和谈吐都非常得体,也经常对我的讲道表示感谢。但是我们先前的互动,一点也没有让我预备好面对他上次来我办公室找我谈的事情。

在上次的主日讲道中,我谈到了《撒母耳记下》15章中大卫羞愧地逃离耶路撒冷这件事。我提到说大卫不只透过他所受的羞辱来学习信靠上帝,他还指向了耶稣基督。就像大卫,耶稣也是在羞辱中离开耶路撒冷的。祂一切的尊严都被剥夺了,不是因为祂逃跑,而是因为祂光着身子、受尽羞辱地死在十字架上。但跟大卫不同的是,耶稣受羞辱不是因为祂犯罪,而是因为我们犯罪。福音那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理,就是耶稣不只担当了我们的过犯,还承受了我们该受的羞耻。

这一点,在那位不信主的人心中引起了共鸣。数十年来,他一直都带着无法逃避的羞耻感。身为移民,他在学校学会的一件事就是要对自己的身份感到羞耻。虽然他长大之后常常挺身捍卫他同胞的权利,他还是无法摆脱心中的羞耻感。在谈话中,他提到说他的羞耻依附在他所做的事情和他的种族上,而且无论他多么努力地尝试,他就是无法摆脱这个羞耻感。他知道当初那个老师对他文化的看法是错的,他也知道他感到羞耻是合理的。

我们的教会里有许多这样的人。人们为自己所遭遇的事和自己所做的事感到羞耻。他们将羞耻隐藏了起来,希望不会被别人看到。羞耻可能会隐藏在离群索居之中,但也同样可能隐藏在完美主义、成功、行动主义或甚至是厚颜无止之中。但是,就像亚当和夏娃在堕落之后想要用无花果树的叶子隐藏自己的羞耻一样,我们的策略也是没用的,因为羞耻依然存在。无论我们藏得多好,我们知道羞耻仍然在我们心里。

那么,地方教会如何帮助、安慰并治愈那些隐藏、遮掩自己羞耻的人呢?

首先,我们必须要成为传扬福音的社群。不只是从讲台传讲福音,在小组和辅导的关系中、在餐桌旁、在咖啡厅里也都应当传讲福音。而且这个福音必须处理我们的羞耻。耶稣不只使我们得以被称为义,祂也把我们洗净,并把祂的义袍给我们穿上。这一点,在上帝给亚当和夏娃做衣服的时候就有所暗示了,但直到在基督里才真正应验;上帝在基督里“以公义为袍”给我们穿上。福音的信息不只是饶恕而已。基督除掉了我们的羞耻,并将祂的义寺给了我们。

第二,我们需要树立在基督里接纳的榜样。要医治羞耻,并不一定要在主日早上将之公开揭露,但确实会需要向那些愿意在爱中与我们一起承担痛苦的人坦承我们的羞耻。“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当我们不再隐藏、并且发现别人并没有拒绝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能相信上帝在基督里也没有拒绝我们。

第三,与世人的反应不同,我们对羞耻的回应并不是要变得厚颜无耻。受羞耻之苦的人必须悔改。但若要做到这点,他们需要有人帮助他们区分他们之所以感到羞耻的原因。羞耻是复杂且扭曲的。我们为别人对我们做的事责怪自己,又给自己的反应方式找借口。这就是所谓“世俗的忧伤招致死亡”。只有在责任被放在该放的地方时,受羞耻之苦的人才有盼望,而这经常需要有观点清晰的旁人帮助。当我们帮助人们看清楚他们自己的罪和别人对他们犯的罪之间的区别时,敬虔的忧伤和悔改才会在我们里面开始那恩惠的工作。

最后,我们的教会应当是羞耻得到救赎、而非受到拒绝的地方。在《哥林多前书》6章9到10节中,保罗列了一个清单,提到信徒所不应当容忍的罪。但他接着在11节中宣告说:“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受羞耻之苦的人在教会中环顾四周,没有看到有谁跟他们一样。但是藉由公开的见证、透明的关系、关怀小组、甚至是讲道中有智慧的比喻,都能让受羞耻之苦的人发现他们是身在一群得救赎的罪人当中。当这发生的时候,盼望就被传达出来了,并且保罗的下一句话也就有可能将真正适用在他们身上了:“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借着我们上帝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

唯一一种能给受羞耻之人带来安慰的地方教会,就是那不以福音为耻的教会。这意味着在耶稣为我们所受的羞辱中拥有耶稣。这就是那个来到我办公室的人感到很困难的地方。他想要的基督教,是“只会挪去假的羞耻、而不会促使他面对他真正的羞耻”的这种基督教。但真正的基督教是不容讨价还价的。他还是会来听主日讲道,也依然在挣扎。我们也仍然在陪伴他,因为我们并不因羞耻而感到惊讶。身为基督徒,我们知道何谓承受羞耻,也知道羞耻被挪去是什么感觉。

本文原发表于《桌边谈》杂志。

作者:迈克尔·劳伦斯是Hinson浸信会的主任牧师,也是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系统神学的兼职教授。

::
/ ::

队列

清除